巧手缝补留存历史印记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董云平/文 邵国良/摄
2019-05-23 08:57:09

他们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术师,沉睡千百年的文物在他们手中渐次苏醒,重获“新生”。近日,记者走进黑龙江省博物馆文物修复室,探访这里与文物为伴的工匠——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走红,让文物修复师这个职业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在此之前,很多人不知道这个职业,或者会这样认为,文物修复不过就是修旧东西而已,但实际上他们却是拥有高超技艺的文化传播者。

他们是技法高超的匠人,用手艺缝补历史的缝隙,留存往昔岁月的印记;他们是化腐朽为神奇的魔术师,沉睡千百年的文物在他们手中渐次苏醒,重获“新生”。近日,记者走进黑龙江省博物馆文物修复室,探访这里与文物为伴的工匠。

巧手重现文物风采

也许是位于省博物馆地下一层的缘故,文物修复室显得分外寂静,仿佛与外界隔绝,却又带着古朴的、历史的气息,时光似乎在这里停滞了。就在这里,20余年间,修复师干振瑜修复了百余件文物,让它们重现昔日风采。

demo.jpg

干振瑜在修复一个民国时期的瓷瓶。

操作台上,摆满了五花八门的材料和设备,石膏、硅胶、造牙粉、造牙水、双氧水、丙酮、各种胶、颜料、画笔、刷子、铁钳……这些不过是他日常使用器具的一部分。只要是适用于文物修复的,都可以灵活运用。拿着半个瘪了的红皮球,干振瑜告诉记者,许多生活中常见的物品在修复工作中都有妙用,在以前没有胶皮碗的时候,就把这样的皮球剪开当作碗和硅胶和石膏。

近日来,干振瑜正在修复的是一个民国时期的瓷瓶。瓷瓶上是一幅美丽的仕女图。原来已经破损成很多块,经过修复,只剩下两片待修复。干振瑜对着灯光,仔细查看破损部位。他告诉记者,陶瓷的修复包括清洗、补缺、打磨、打底、上色、上釉等多个步骤,但基本原则依然是“修旧如旧”。

在操作台另一端,30岁的徐琢洋正在专心研究一件渤海时期的头盔,他一会儿举起来对着灯光查看破损处,一会儿拿起钳子,小心翼翼地对它进行复原“整形”。虽然是一名退伍军人,但他却对修复师这个职业充满理想。9年前,他加入到了这个陌生的领域中,如今已成为了这里最年轻的文物修复师,擅长修复青铜器、铁器和陶器等。

慢工细活匠人情怀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曾提及,在故宫有这么一批人,他们用3年磨一把刀,用18年修复一幅画。这从一个侧面呈现了文物修复需要具有的精神:忍得了寂寞,耐得住精磨。

今年55岁的干振瑜十四五岁时就开始热衷学习字画装裱,对字画类文物的修复颇为在行。他到博物馆以后开始从事文物修复工作,至今已有20多年。作为资深文物修复师,干振瑜觉得,文物修复是慢工出细活,需要心灵手巧,还要吃苦耐劳。有一次,他在辽宁省博物馆和同行们一起修复一幅清代《高克恭山水轴》。他们先在水里把画泡透,等上面的浆糊全都分解后,再把画解体,去掉上面的轴、绫、背纸、命纸,只留画心,再用专门的排笔把画上面的霉斑一点点清理掉,最后再重新把原画上的东西一样样复原。当时把画完全泡透就用了一夜的时间,分解的时候也很不容易,画心后面紧贴的那层命纸非常难剥下来,十几个人忙活了五六个小时才全部揭下来,那感觉就像洗澡时搓泥一样,要用手一点点把那层纸搓成卷才能拿下来。另外,因为修复的文物破损情况不一,每一件拿到手都要先研究它的年代、背景、材质,再观察思考如何修复,然后才能动手。而在修复过程中,也常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需要及时做出决定和处理。有一次在沈阳参与一幅清代画作的修复,刚刚对画作扫描完,却发现因为时代久远作品已不能按原样卷回去了,否则就会造成极大的毁坏。所以,当场经过研究,修复师们决定马上进行修复。

与文物20多载的磨合较量,干振瑜有了自己的应战招数:越急越没有头绪。所以,遇到非常棘手的修复物,他就会出去溜达一会儿,看看院里的流浪猫,让自己放松下来,心静了再回来。

demo.jpg

徐琢洋修复头盔。

文物修复急盼更多“匠人”

在黑龙江省博物馆里,藏品总量共62万件(套),许许多多文物都等待着被修复。到干振瑜退休时,这些文物也不会被修复完。而最让他遗憾的,就是因为条件受限而不能修复更多的珍品,比如有些字画和丝织品。

干振瑜说,待修复的文物太多了,到我退休都修不完。这个工作也是一种传承,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徒弟们继续来完成。以往,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职业鲜为人知,也不被人所热衷。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一行业,对这一行业产生了兴趣。听说我省一些高校现在已经有了这个专业,希望更多的热爱这个行业、并且专业的人士走进这个行业,让更多的文物得以重放光彩。

除了修复文物外,制作文物复制品也是文物修复师们的重要工作,2009年至今,他们和已经退休的老师傅们完成了近千件文物复制品。

把橡皮泥用擀面杖擀成条状,围在一块渤海时期的印章周围,然后倒入搅拌好的硅胶,再倒上石膏粉……灯光下,干振瑜专注而熟练地演示着印章复制的过程,联想到的是他们为一件铜坐龙复制品曾“磨”了半年时光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