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窃的记忆
作者:英格丽德·里普曼
2018-10-09 15:30:41

背景介绍

英格丽德·里普曼是美国科幻作家,其名作《失窃的记忆》,是围绕着记忆转移技术而展开的科学幻想故事。文本为小说片段。

demo.jpg

       人类记忆中装着许多我们现在还不能理解的东西。

 

辛克莱·温顿教授自己都能感到这次手术非常成功。他的头不再有那种放射性的疼痛了,两眼也不再感到有压迫感了,左臂和左腿像突然灌注了巨大的生命力一样,恢复了年轻时的力量和灵敏。

最令他惊讶的是,手术后,他的记忆力似乎变得更强了,从前那些快忘光了的旧事一件件浮现在脑海之中。他真没想到取出一个脑瘤会使他得到这么多好处。他从内心感谢雷蒙娜·谢尔比医生。想想看,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竟然能做这么复杂的手术!

“罗莎,”教授急不可耐地说,“车怎么还不来?”

罗莎·温顿像个溺爱孩子的母亲一样跑到窗口望了望,摇摇头:“别急,宝贝,说好了八点半来,现在才七点多咧。”

“罗莎,我想起来了,还有五天就是我们俩的银婚纪念日。你一直想搞个晚会的,这下可以有个机会了。”温顿教授有些自责地说,“这几年,我——”

“亲爱的,你——”罗莎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你还记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噢,真是太好了!”

“真得感谢谢尔比医生,”温顿教授指指头部,“她为我切除了脑瘤,我的记忆神奇地恢复了,我想起了好多好多从前的事。”

重温青年时代的旧梦,是温顿夫人的日常功课。她常常一个人在电视机前发呆。是啊,她整天呆在那个偏僻的中西部小城还能干什么呢?自从儿子去上大学之后,她就越来越害怕这种寂寞,如果没有往事的回忆,她会发疯的。

温顿教授从事的研究使得他们全家总是呆在偏僻的小地方。特别是六年前,他主持“宙斯工程”以来,他们就扎在这块不毛之地上再也不动了。温顿教授倒是很满意这种生活,他从不抱怨,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是些什么人什么事,他是个工作狂。

而今天,他居然记起了三十年前的旧事,他好像多了些人情味,少了些科学家的狂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罗莎·温顿巴不得丈夫再动一次手术。

“这么说,他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卡尔·布鲁克上校问道,“一帆风顺?”

“对,甚至可以说返老还童了。”他的助手裘德·克恩兴高采烈地说,“我对他的保护真可谓无微不至,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我有二十五个小时都派人守在他病房外。做手术时还派了两名保安人员守在手术台边。”

卡尔·布鲁克点点头,他是负责“宙斯工程”保安工作的人,所以他得十分小心。除了几个最高级的负责人,谁也不知道“宙斯工程”是干什么的,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只从事某一部分工作。分工之细,已到了从部分无法推测出整体的地步。

这儿的工作人员都经过了严格的挑选,是一些绝对可靠的人,尽管如此,这儿的保安工作仍是十分重要的。卡尔·布鲁克深知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一个秘密存在,就有一种泄露秘密的渠道,也就有一种获知这个秘密的方法。问题是:是否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这种渠道和方法。一旦过了这个期限,找到这种渠道和方法也无济于事了。“宙斯工程”便是如此。

(摘自《失窃的记忆》)

(编辑:李树泉 责编:赵宇清)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