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的朋友
作者:倪杰
2018-10-10 19:56:01

demo.jpg

六是我的好哥们之一,接触六的时候,真的很不了解他。胖胖的身材,大大的脸,小小的眼睛,一脸阶级斗争。那严肃的表情,让人看着就发怵!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们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彼此之间了解也增多了。发现他这个人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是个不易接近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他应该属于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坏坏的、又极其“稳重”的那种。

相面的说:小眼睛、大脸庞,心眼都很小。应了那句话:别看六儿块头大,心思却特别的细。一次下班的途中,我说,嗓子很痛,谁知,我们路过泰华药店时,他一遛烟进去了,我还以为他自己买什么呢!一会儿工夫,他拿着几板药递了过来:你吃这个吧,这个药好使,是中药。当时我不知说什么好!心里这个热乎。我是个比较懒惰的人,家里装修后,一些小点的活自己不愿意干,知道他干活细致,于是把他拽来,帮我贴鞋柜,由于他身体胖,蹲在那一会儿就汗流满面,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让他去休息一会儿,我接着干,可是当我一转身,却发现他撅着屁股,趴在那里正在擦电视柜下面地角线上的油漆。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一个大男人的细心劲让我真的佩服!

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人们常说:同一单位里很难交上一个真心朋友,但我却很庆幸,我们成了相知相惜的好朋友。于是他的办公室也就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工作上我得力于他的帮助。他个性较敬业,为了单位的事,他总是早出晚归,即使是星期天也要到单位转转,让人很放心,对他的工作,我基本上很少过问,有这个兄弟,我真的省了很多心。我不会开车,许多时候他都默默地承担我的司机角色,即使他不是司机,只要我吱声,他总会放下手中的活,给予支援。我们总有许多的默契。刚子曾经开玩笑说:他啊,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他都知道!

圈子里的人清楚,六在家里绝对是个好男人。对家庭的关爱,用无微不致一词一点都不为过。为了女儿的学业,他总是很早就起床,为女儿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晚上风雨无阻,必须接补习的女儿回来,如果孩子不回来,他们是绝对不吃饭的。我们两家是前后楼,相对能够望见,由于近,他家的饺子我们没少吃,连家里老爷子也常叨咕他家的饺子!他这样笑话过我:“五点这头我在做饭,那头是你家嫂子做饭,怎么从来没看见过你做饭呢?”我说:娶老婆做啥的!其实,这两口子为了孩子什么都能付出,我们自愧不如。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在升温,很多时候,他和刚子(我的另外一个哥们)就像我的左右手,在我累的时候,串联一起,搓上一顿;在我心情压抑的时候,陪我坐上一坐;多少次,因为喝多了,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我,即使我酒后耍闹,也无怨无悔地做着兄弟应该做的事;我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垂怜,让我今生遇到几个好兄弟!

(摘自网络)

(编辑:李树泉 责编:晁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