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白宫画的“制造业复苏”大饼恐成空
  来源:海外网
2020-10-27 16:19:55

摘要:在经济全球化和国际产业分工高度发展的背景下,以政治强力干涉市场发展趋势、强行“脱钩”是绝对不可行的。

内文图.jpg

资料图: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美国钢铁公司五大湖工厂外景。(图片来源:路透社)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和其他经济团体发表演讲时称,他将把美国打造为世界的“制造业超级大国”。不过,美国媒体对他的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美国《华尔街日报》10月25日刊文称,自2018年7月以来,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增速便开始放缓,制造业产量在2018年12月就已经见顶,“特朗普并没有实现美国制造业复苏”。

过去多年来,如何重振制造业一直是美国政府面临的巨大挑战。2016年,特朗普在大选中出人意料地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很大程度上因为他在竞选中提出的复兴传统制造业的政策,赢得了在美国制造业整体衰落过程中失意的东北部“锈带”诸州蓝领阶层的支持。然而三年多之后,白宫的经济政策似乎并没有解决美国制造业面临的问题。

特朗普政府不断挑起的贸易战,实际上拖累了美国制造业复苏的脚步。在密歇根州,克莱斯勒、通用汽车和福特关闭了所有的工厂,汽车企业过去三年在当地的投资削减了29%;俄亥俄州年度工作岗位增加值从2016年的36200个暴跌至2019年的3700个。《华尔街日报》指出,尽管美国政府宣称过去三年半美国制造业增加了40万工作岗位,但其中75%的工作岗位是在2018年7月中美贸易摩擦爆发前创造的。美联储的数据也显示,尽管贸易摩擦保护了美国国内一些行业,促进这些行业的就业增长了0.3%,但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措施导致从中国进口零部件的成本上升,影响了其他制造业企业的生产和经营,并导致就业率萎缩1.1%,因此从总体来看,美国制造业就业率反而因为贸易摩擦降低了0.7%。《今日美国》称,总统的贸易战令美国失去了工作和工厂。

白宫试图以关税战引领“美国制造业企业回流”的希望也没有实现。据彭博社9月9日报道,上海美国商会当天发布报告称,在接受调查的200多家制造商中,只有大约4%的制造商愿意将生产转移到美国;超过75%的企业表示,它们不打算将生产移出中国。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8月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商业环境调查》也显示,近七成美国企业对中国未来五年的市场抱有信心,超过九成的企业表示其中国业务仍在盈利,87%的企业没有将生产线搬离中国的计划。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7月,外商在华新设企业18838家,美国在华新设企业最多,多达860家。即便是那些离开了中国的企业,也更多迁往了墨西哥、东南亚等用工成本更低的国家,并没有回流至美国。

从根本上来说,美国传统制造业的衰落在经济全球化和美国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本就难以避免。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制造业占GDP持续下降,2019年3季度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仅占GDP的11.0%,创下72年来历史最低值。一方面从制造业结构看,美国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发生变化,中、低技术产业过了发展的顶点,初、中级制造业逐渐衰退,不会吸引新的劳动力。与此同时,高级制造业成为主导,制造业产出相对均衡。一旦产业结构提升完成,美国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优化配置,寻找更廉价的资源与市场,将低级制造业逐渐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北美最大汽车玻璃生产商Vitro宣布今年将关闭其位于印尼安纳州和密歇根州的工厂;能源管理公司伊顿集团则因为税务等原因将公司总部迁往爱尔兰,并削减了在艾奥瓦、北卡罗来纳和俄克拉荷马等州的工作岗位。

另一方面,过去几十年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中,美国经济早已从制造业为核心转向服务业为核心。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美国在新一轮产业革命中,虽然掌握了人工智能、数字技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新材料等高新技术制造业的核心技术,但美国企业更倾向于将研发和设计等“服务化”部门留在美国,生产与制造环节则被大规模外包。这也导致在产业升级过程中,服务业比重进一步加大。同时,美国在技术工人储备、劳动力成本、职业技能教育与培训上存在不足,也制约了“再工业化”战略的实施。因此,美国制造业的相对与绝对水平的双重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客观规律。

事实上,在美国,能否复兴制造业早已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不过,事实已经一次次证明,在经济全球化和国际产业分工高度发展的背景下,以政治强力干涉市场发展趋势、强行“脱钩”是绝对不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