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英:永远坚持 直到强大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刘楠 李民峰 摄/邵国良
2019-04-23 10:44:09

2018年8月1日,范英带着两名销售经理、一名助理、一名司机从嫩江开车出发,自北向南深入市场第一线。这次市场走访历时45天,17个省市,17500公里。

demo.jpg

 走到河南,范英中暑了,浑身疼得不行,但她硬是咬牙挺住继续前行。途中,在上海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品质》栏目组的拍摄,最后又转去北京参加了4天关于中小企业资本市场战略的培训课程。

 这次自驾不仅拜访了各省区的经理、经销商、合伙人,还走访了100多家门店,更发现了奶粉罐上面塑料盖子在南方地区因天气炎热容易脱落的问题,并马上反馈回工厂加以解决,同时为下一年新产品研发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信息。

这一年范英60岁,距离丈夫去世、她独自支撑企业整整10年。

demo.jpg

1988年原本是龙江县一家医院财务人员的范英,与丈夫曹国臣一起停薪留职,到大庆做起了冰淇淋。范英从小胆子就大,家人说她就是造火箭都敢干。在工作期间她就自己养鸡,下海之后更是放开了手脚。一年间,夫妻俩就赚到了第一桶金。可是由于厂房搬迁,工厂被迫关停。然而领略过市场的魅力,心就再也无法平静。1990年,两人二次下海,重返大庆,与家人合作继续做起了冰淇淋生意。一路顺风顺水,红宝石冰淇淋在全国都打开了市场。

天生的企业家注定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1998年,夫妻二人决定向上游产业发展,范英把冰淇淋公司的股份转给妹妹,夫妻二人一头扎进了乳品行业。两人先后在北安管局下的农场租下两家乳品厂,为青岛一家知名企业代工,很快每个工厂年产量做到了2000吨。

demo.jpg

谁知,事业刚刚起步,一场突如其来的变动给了范英第一次打击。2001年,完达山全面收购农垦乳品企业,两人一夜之间成了光杆司令。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十几名老员工四处寻找合适的落脚地。很快,嫩江县乳制品厂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当年9月,夫妻二人花140万元收购了这家有着45年历史的国营工厂,更名为嫩江辰鹰乳业有限责任公司,2005年更名为黑龙江辰鹰乳业有限公司。

“辰鹰是1998年注册的,由我们俩名字中各取一个字组成。我们希望企业能像早晨的雄鹰一样展翅高飞。”回忆起20年前创业时的浪漫,范英的内心是甜蜜的。

demo.jpg

浪漫的回忆在当年面对的却是异常严峻的现实。原嫩江乳品厂设备陈旧、厂房老化,连排水沟都裸露在外,只能生产全脂奶粉,日处理鲜奶仅为30吨,更不具备生产配方及婴幼儿奶粉的能力。夫妻俩不得不咬牙投入500多万元,将工厂改造一新。

本想可以开始大干一场了,不料意外再次发生。作为收购条件之一,52名原厂职工不能下岗,可这些老员工却不愿给个人干活儿,一定要离开。此时的夫妻俩已经弹尽粮绝,范英只好四处借钱,筹措到70多万元将原职工的工龄买断。

刚缓一口气,奶农又找上门来,从老厂带过来的应付款118万元到了还钱的时候。面对100多人的围攻讨要,范英心力交瘁,最后当众写下书面保证:“给我两年时间全部还清,否则你们烧了我的工厂。”说到做到,2002年5月,所有欠款全部现金结清。“这么多年,我没给过奶农和工人一斤奶粉顶账!”说这话时范英底气十足。但据她的部下说,当年老厂留下的180万元应收账款,公司却只收回了30万元。

demo.jpg

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企业开始向良性发展。2003年,成为取得全国首批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证;当时全国有乳制品企业2000多家,首批通过的仅有25家。2006年至2007年,筹资1500万元在原厂周围新建了一条现代化乳粉生产线,完全按国家质量标准设计、施工,不仅日处理鲜奶能力达到200吨,乳粉生产加工质量也大幅提升。

就在此时,一个更大的灾难却如半空中的恶魔紧紧盯住了范英。

2007年底,丈夫曹国臣对范英说;“这些年太辛苦了。企业既然已经走上了正轨,我们也该放松一下。买一辆新车,以后每年我们出去旅游两次。”多年打拼换来的美好生活已经触手可及,但是第一次的行程尚未开始,2008年3月,曹国臣被确诊为胃癌晚期。

“天塌了!我们一起创业10年,天天在一起,从来没分开过。”说起丈夫,范英有些哽咽。企业规模刚刚扩大,儿子在国外,投资2000万元的养牛场还面临着开工建设……工作、生活、治病,重重压力都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一边跑工厂、一边跑牧场、一边跑医院,范英四处奔波。

demo.jpg

上天要考验一个人,手段竟能那么残酷!那年9月,震惊全国的“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国产乳制品业受到空前的打击。10月,与范英相濡以沫28年的丈夫不治去世。

企业销售急剧下滑50%,痛失爱人的范英此时已经心灰意冷,决定退出。与其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如说是夫妻二人多年良好的商誉和过硬的产品质量挽救了“辰鹰”——这个倾注了爱与奋斗的品牌。一位多年合作的广东客户找到范英,鼓励她继续干下去,不但出资缓解了资金上的困难,并承诺如果将来范英不想干了,他将全部接手。面对抉择,想到身后的百余名员工,强大的范英选择了坚持。

demo.jpg

那几年是中国乳制品的至暗时刻。一年下来,企业赔了1000多万元。“不管多难,不能让奶农倒掉一斤奶。”倔强的范英不顾市场低蘼坚持收奶,高峰时欠下奶农3000万元。此时,8年前对奶农信守承诺的往事再一次神奇地挽救了绝境中的范英。虽然欠下巨款,并迫于市场降低收购价格,奶农们竟无一人上门追债。公司财务状况得到缓解,平稳度过了危机。

2011年起,市场终于开始好转。但范英却敏锐地发现国家对奶粉的生产要求越来越高,企业不改造就将落后于国家标准。新厂建还是不建?范英两天两夜没有睡着,跑到嫩江边上哭了好几次。“我相信国家一定会让我们越来越好。”2013年投资2.6亿的新厂动工,2015年正式投产。“新厂建起来的时候,我对自己都刮目相看。”

demo.jpg

经过了2015年的进口奶粉冲击和2017年的市场回暖,如今的辰鹰进入了一个良性平稳期。2018年加工奶粉6500吨,销售收入达2.2亿元,产品远销全国各个省市,并在上海成立营销中心,山东临沂成立中转仓库。同年,辰鹰成为“第四届中国制造强国论坛暨2018中国制造年度盛典”唯一受邀乳品企业,并荣获“中国制造冠军企业奖”。多年来企业总纳税额累计超过5000万元。

“我的成功就在于坚持。我就要坚持干实业。2001年的时候就有朋友劝我们做房地产,现在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做了房地产如今我会是什么样。但我不后悔。”每年全国两会,范英都会认真收看所有新闻,而且越看越兴奋。“现在国家重视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才是国家的支柱。”

demo.jpg

4月19日,范英飞到上海考察销售情况,同时还要参加一个有关区块链销售的会议。“我用五笔字型打字,速度很快。手机银行、网络订票我都轻车熟路。在学习上我从来都不遗余力,我不进步公司就没有发展。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上课。我不只自己学,去年公司送员工外出学习就花了二三百万元。今年我要拿出10%的股份对核心员工进行激励。我还能干10年,终极目标是把公司变成一个平台,走资本道路,让员工为自己打工,让员工为能在辰鹰工作自豪。”

demo.jpg

不强势,却强大。范英,她的目标不只是让自己更加强大。